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黑色圣祭

作者:佛影蔺瞳
人气(0)评论(0)字数(4.84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佛扉影版倾泻着金光的神殿,坍倒的信仰,是谁的眼角旁闪现泪光。染血的骑士,手中的剑滴下爱人的血,夜鸦嘶鸣。绚烂的神术,堆积的残尸,是谁在悲鸣。纠缠的誓言,缠绵的喜悦,那时的爱恋,唇齿间的约定。是谁挥断了,是谁抛弃了。瞳子版——埃米尼奥不用人家掰,偶承认偶系弯滴……十五岁,和一神术天才说,我喜欢你。……拖出去,雷焦……二十四岁,和倾国倾城的领导人把酒言欢。……推上床,压倒……二十五岁,和强大无比的自家师傅说,自家媳妇像漂亮的兔子。……剑一横,拍飞……背景很华丽,人物很华丽,情感很华丽,虐的时候,更加的华丽丽!某人自白:偶总有一天会在华丽中崛起,奋起,顶起!哈哈哈哈哈……一别扭受和一努力鬼畜的小白攻的纠缠。群号:87256409

最新章节

第23章 贪心不足(2020-02-15 21:28:45)

同类热门
  • 那年,遇见你是最好的开始那年,遇见你是最好的开始清风无奈|现言他堵住她。眉峰斜挑,凝视着面前小小的人儿。吴书软软弱弱的低眉敛目,瑟缩下。他喝了酒。“这么些年来,你到底还爱不爱我?”他俯身,薄凉的嘴唇缓缓吐出一句话。浓浓的气息喷洒在吴书脖颈引得她身子微震。他咬了她一口,修长的手指暗中摸索探进了吴书胸膛。吴书心里乱的很,不知道抛开胸膛里面有什么。直到吴宇森一把握在手里,抚摸着,端捏出个式样来。她才开始感觉到那小鸟柔软的鸟喙供着他的手心,它恐惧的缩成一团,圆圆的,有个心在跳,浑身酸胀。
  • 第一腹黑:权宠二惑妻第一腹黑:权宠二惑妻苏尽欢|现言杨惑水对权天舒算是一见钟情。她明白两人之间的差距,无论那一方面都是云泥之别,她没有过多妄想,偷偷埋在心底,从没表现出来。但姐夫说,她和他有前世之约,今生还会再续前缘,这让她燃起了一丝期待。可这该死的家伙,明知道有这么一个前世缘分,对她依然该讽讽,该嘲嘲,该使唤使唤,从没拿她当女人看,一点不怜香惜玉。然而,也是这么一个只叫她二惑、胖妞的家伙,却主动帮她挡刀,护她安全。身受重伤,血流不止,都奄奄一息了,还问她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杨惑水泪流满面。“权天舒,我该拿你怎么办,你当英雄,我放不下你的。”“权天舒,你再这样,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发誓……”
  • 杯酒承欢杯酒承欢再见薇拉|现言《都市快报》副刊的情感编辑吴锦欢虽然名声在外,却一直不能受报社重视,事业和感情都毫无起色,生活境遇与当全职太太的姐姐吴锦承相去甚远。有一天,姐姐突然回来,变成了弃妇,把儿子送寄宿学校,与前夫争夺财产,40岁的年纪还要找工作,离开职场十多年以后,一切重新开始。而吴锦欢一路跌跌撞撞,无意间邂逅高富帅,经历着不痛不痒的恋爱,却不小心卷入了一桩杀人案:一个曾经找她咨询过的读者,因为不堪忍受丈夫的家暴,失手将其杀死,被判死刑。锦欢得知以后,四处奔走,想要为她翻案。
  • 黑道学生之魅颜天下黑道学生之魅颜天下幽若|现言她,从一名平凡的少女蜕变成一个冷艳的杀手,从一个低级的杀手坐上一个组织的最高位置,是幸?是悲?本来是敌人最后演变成同盟,本来是朋友最后背叛成敌人,是怒?还是喜?
  • 阿汤哥与张晓乐阿汤哥与张晓乐韦淳旭|现言大学室友同学之间的基情无限。文章讲述的是大学基友多年之后重新碰面发生在彼此之间错综复杂的感情关系。没有最乱,只有更乱。
  • 70年代的懵懂少年成长记70年代的懵懂少年成长记翩西北驰|现言每个人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传奇,书写传奇是为了让个人追忆那荏苒时光,更是让爱情火花化为世间永恒。从小到大,好学、机灵的余丰,在遇到一个个新的人物时,时刻惊醒,自我觉悟,缓缓长进。自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衣”,邀请“诸君入我帐”,静心、细观、感悟余丰和王丽平凡而愉快的生活。(书友提示:第一卷为生活背景,虽自认为不可或缺,但心急的书友可跳过,从第二卷直接看齐!)“感谢腾讯文学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
  • 独家盛宠:老婆别在逃独家盛宠:老婆别在逃九牟|现言第一次见面,他对她产生了兴趣;第二次见面他对她说:和我结婚。研冰儿则是内心疯狂吐槽:我靠!我认识你吗?虽然我知道我长得甜美可爱,漂亮风情你也不至于结婚吧!而冷邵炎则是无比汗颜:看来你病的不清还带幻想病,看你病的那么厉害,无论花多少钱我都要把你治好。随机把她拐进了民政局,等他们出来后,呆呆的看着小红本。而他在她的身旁说了句:和我结婚是你的荣幸。站在民政局的研冰儿顿时风中凌乱了。
  • 吃货少董的污神爱妻吃货少董的污神爱妻仙人掌来了8|现言因一场失恋,她在公司里面颜面扫地。因一场失恋,她开始命犯桃花。“夏絮,一起吃个饭吧?”男同事邀约。“小姐,要搭顺风车吗?”一辆‘出租车’停在夏絮的身边。好心救了一醉汉,他却相当皮赖:“昨晚的事情,我记不清楚了,在我没想起来之前,我就住你这里了,谁知道你昨晚有没有对我霸王硬上弓。”夏絮黑着脸,瞧着那张确实不赖的男儿脸:“在我这里,上,只是个方位名词!”“有时候,上是个动词!”醉汉回答完,躺回床上继续睡觉了。于是一个失恋女和一个‘厚脸皮’的男人就过起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同居’生活……
  • 女人三十转大运女人三十转大运王小事儿|现言单身大龄变态女青年梅林在算命先生说过的时辰极旺的时刻得到了老天送她的三十岁礼物——透视眼。本以为从此顺风顺水发大财拥美男,事到临头才发现……
  • 叶少的黎明曙光叶少的黎明曙光十里桃花渡|现言她是落魄千金,被男友劈腿,她索要分手费满世界跑;他是花心大少,却偏偏对她动了心,缺陷却深,难以自拔。“要是我和你分手,你是不是也会跟我拿分手费?”“不,分手费再多也会用完,我要你养我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