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三楼小虫儿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热门推荐
  • 何处安玉:误惹柔情帝少何处安玉:误惹柔情帝少残禾与你|古言现言现言现言,不喜慎入!是夜,皓月当空,月华如练,一室情欲狼藉。安胥拥着景玉,细语呢喃:“每个月家里人都会为你安排相亲,宜海宁空也不乏追求者,这些人中不是没有优秀的,为什么你连正眼都不肯瞧上一眼?因为你还不想结婚是不是?因为你对未来的伴侣没有要求是不是?不说话就是默认了!那为什么我不行呢,为什么?”安胥抱紧景玉,把头扎向景玉的秀发,闻着淡淡的玫瑰香气,一声声为什么问得委屈至极,就像小时候哥哥买了棒棒糖却不吃,她缠着哥哥一直问,“你不吃为什么不能给我呢,为什么为什么呢?”景玉的泪浸入枕中,声音嘶哑,“我已经是你的了,不是吗?”
  • 孽徒孽徒楚小公子|仙侠"凤凰仙子下凡渡劫,要收残暴太子为徒,她很想拒绝!哪有徒儿进入师傅寝宫不通传?哪有徒儿看见师傅沐浴不捂眼?哪有徒儿醉酒之后对师傅为所欲为不认错?傲娇仙子恼怒算账,残暴太子很委屈:“师傅,我亲你,是想试试我是不是他们所说的断袖!”傲娇仙子大惊:“那你试出来了吗?”残暴太子凑近:“亲得太浅,不识滋味……不如加深再试?”…………凡间太子,上欺国君,下辱权臣,孽徒一枚,不可教养,却唯师傅可以靠近,恩宠一世!"
  • 儒武争锋儒武争锋情殇孤月|玄幻千年前穿越异世,成就一代儒圣,却遭武帝暗算身陨。千年后再世重生,武帝屠灭儒道传承,独尊天下,飞升天外之天。昔日儒圣秦枫面对武帝神像,握紧手中剑:“天外天重逢之日,便是你血债血偿,身死道消之时!”
  • 低调股神低调股神清枫|都市他,一个年轻的新人,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股市,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美女股神,他,没有炫目的仙术、更不会绝世武功,但是他有着坚定的信念,凭借百折不挠的精神在股海里拼搏。他,在几年的奋斗中,终于从一名小散,成长为散户心中的股神,同时也获得了美女的芳心。
  • 大小姐的辣手保镖大小姐的辣手保镖沐葬汐|都市身为保镖,能打是关键,心狠手辣那是标准配置,卑鄙无耻、不讲规矩,更是必备天赋。而萧辰是保镖领域的集大成者,技能全面,配置齐全,软硬件完美兼容,以至于各种世家千金、白领丽人、清纯萝莉、傲娇校花都纷纷跪倒在他石榴裤下,花前月下任其差遣……
  • 误吻宸王,吃货萌妃要翻墙误吻宸王,吃货萌妃要翻墙司徒玥薇|古言刺客!刺客你个大头,见过貌美如花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做刺客的吗?等等,有些不对劲……不会撞了狗屎运穿越了吧!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王妃公主,她却要做冷冰冰变态王爷的丫鬟!居然把她当奴隶使唤,伺候人,不会。欺负她,死定了,她要吃穷小气王爷,变卖王府宝贝成私有物,火烧你王府,让那个小气又冷血王爷有家不能回!某王爷说:“薇薇,本王家底富的很,养你这样的米虫绰绰有余,你要败家可以,不许将自己给卖了。”顾薇薇说:“本小姐怎么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女,为什么要在你宸王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姐要出去闯荡江湖,再见,不用送我,也不要想我!”某王爷直接将顾薇薇塞进花轿,“生米煮成熟饭才是王道,你是本王的,跑不了。”
  • 逍遥僵尸逍遥神之在现代逍遥僵尸逍遥神之在现代南国天帝|玄幻相传混沌大陆上曾出现过一只僵尸,名曰将臣(别名僵臣),乃大能者,其形如常人,两颗犬牙如剑,尖端处时而闪现银光,眼神炯毅,在其变形后眼珠会通体发亮泛红,那红宛若晶莹剔透的宝石红,又如盛夏落霞之绯红,几欲滴血,咋一眼甚是迷人,但却不乏阴森、恐怖,与其对视,寒毛直树,如堕九幽,极其骇人。其背有二翼,状如鸟翼,单翼长约5米,至宽处约1米,表体覆盖白羽,可驭翔九天,振翅环宇,其速迅比神龙,月光映下如昔日仙女,更甚西方天使,美不甚收。
  • 最强仙农最强仙农七宝浮屠|都市昔日兵王陈方退伍回乡,偶然得到神奇的五行石,其中的木灵气,竟然可以把普通农作物催发地犹如仙草灵果?水灵气不但能治病救人,还可以改变野味鱼苗的肉质和体型!五种灵气各有妙用,五行石中的五行空间更是深藏无穷奥秘等待他探索……
  • 三界互联网三界互联网龙宝|都市天啦噜,玉帝,扫把星,关二哥纷纷打赏,一出手就是极品啊有木有,月老给你一根红线,从此万花从中过,想拐谁就拐谁,而且是心甘情愿的那种,知道一个凡人被强行拖进有各种天神加入的三界神网是什么感觉吗?萧白可以很认真地回答你,绝对是酸爽,刺激,装逼,专治各种炫,专打各种不服!
  • 刚好我要不爱你刚好我要不爱你陌小图|现言五年前,宋清歌怀着孕躺在血泊之中,绝望的向他呼救,却只换来他一纸离婚协议书。五年后,狭小的试衣间里,战祁将她抵在墙壁上,掐着她的下巴冷笑,“你又是为了勾引我才出现在这里的?”他毁了她的家,逼死了她父亲,却又将她弃之不顾。再后来,他坐在他们曾经的家里,挑着笑对她说:”想让我给你女儿做肾移植也可以,但你要拿出诚意来。”“我的身体和自尊,够不够?”从前妻沦为情妇,宋清歌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要在这条路上走多久。她知道战祁恨她。甚至恨到在她快死的时候,他都毫不留情的在她耳边低咆,“宋清歌,你要是死了,就别指望我救你女儿,等着你女儿跟你一起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