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安卿姿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不颂离殇不颂离殇安卿姿幻情连载她是他的棋子,何为爱?本无缘,何须强求?爱与恨,她又该何去何从?而她与他还没有开始,就已成了绝唱的结局!最后的最后,终是爱恨成尘…第2章 来了个鬼地方2020-02-15 18:51:59
  • 奇葩王妃:殿下别过来奇葩王妃:殿下别过来安卿姿古言连载丑女上官紫妍,暗恋校草夏咏文不成,放学后说了老天几句坏话结果掉进下水道和一位神秘的老人缔结了一份什么破契约,从此开始了她在神秘国度的悲惨生活,并且还碰上了一位耍流氓的屌丝男。好吧,碰就碰了,你还敢吃我的豆腐,找死啊!!!却不想吊丝男,发现了自己体质的秘密……第11章 侍卫叫范坚强2020-02-16 16:35:41
热门推荐
  • 完结完结明日|历史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会回到那个自小就崇拜的、名垂千古的大英雄的时代,在弥久尘封的昨日历史中,掀开波澜壮阔的明日篇章。有如历史汪洋中的一颗水滴,他溯流着童年的梦想:回到一个英雄驰骋的年代,去拯救英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异界功法推广大师异界功法推广大师晚风的声音|玄幻本来本书已经设置成完结状态,是无法继续更新的。可能是改版后的原因,导致出现了可以继续发布章节的这个错误。现在错误已经修复,后台无法发布新章节……这样导致我解释不了,所以只能改在简介上面了。我很想写完……但或许是天意,千言万语只能说声抱歉。新书九月初活着中旬的样子发布……很有意思的一本书,想想就很激动!
  • 宠妻攻略:狼性首席轻轻爱宠妻攻略:狼性首席轻轻爱森鹿|现言刚刚回国就被霸王硬上弓,一纸契约强行被囚禁在他身边。他惩罚她的离开,对她百般掠夺,夜夜缠欢中他却身心沦陷,契约到期,她选择离开,却被他绑回来扔上床。他凑在她耳边,语气暧昧,却带着一种嗜血的可怕,“还有力气逃跑?看来是我不够卖力啊。”觉是要睡的,孩子是要生的,上了他的贼床,这辈子都别想逃。
  • 惊鸿情阙惊鸿情阙独我惊鸿|幻情六面天碑,六座帝城,响起古老战歌。十件上古奇兵,十大生命禁区,勾勒大地传奇。一曲惊鸿情阙,两道寂寞身影,弥散万古情仇。那少年,一曲神音悦知己,绝世风姿动九州;那少年,揽弓射月求出路,踏破天阙觅红颜;那少年,毁天灭地哭红粉,俊颜白发叹离分;那少年,为她痴,为她狂.羿天大陆,弱肉强食,不求武学最高峰,只求掌握自己的命运。六道?如若不容我与她长相厮守,那就灭了六道!道!道!道!辟我的新道!两个来自异世的少年在这一片大陆开辟自己的净土.
  • 炎黄战神炎黄战神九幽魔神|玄幻炎黄大陆人族、妖族、异族三足鼎立。狂妖五十邦,东海倭异盟,两强联合,攻伐,挤压炎黄上国的生存地位。企图改变大陆已经持续了数千年的格局。可是所有人都忘了万年前上古大战以后,就流传着的一条箴言。时万年,魔族现!神器聚,地覆天!
  • 异世无冕邪皇异世无冕邪皇半块铜板|玄幻闻,天地万物,始于洪元……一代天骄,无冕邪皇得洪元天地至宝穿越异世,身家卑微、遭尽冷眼,却无一在怀。身怀绝世宝典、修得无上神功,隐于大市、弄天下于股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天本无道天本无道苁蓉|玄幻十四年前,天女持莫邪斩杀兆火毕方;十四年后,羿小风擅闯修仙圣地蓬莱阁,发现掌门竟与自己的师父有着莫大的联系,后被其扣下成为蓬莱弟子,开始了自己的奇妙探险之旅。息风烛龙、千目腾蛇等众多上古妖鬼神兽接连降临,羿小风在经历苦难的同时,与慕容觞结为好友,巫黛云相识相知。遥远的过往,真实的现在,羿小风在时空的交错之间,意外地发现了自己的身世,竟与莫邪有不可获知的联系,他想拨开重重迷雾,可是最后的结局竟是……
  • 龙欲封天龙欲封天孤独血狼|玄幻当倒霉孩子不再倒霉,就是敌人倒霉的时候了;穆天辰偶得神秘黑石,修龙纹,练奇功,不可一世;勾美女,戏天骄,一发不可收拾。血染疆土,万里白骨,只为红颜怒!
  • 宠妾作死日常宠妾作死日常月下微尘|古言人只有死过一次,才知道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特别是在争斗不休的后院!完颜婉兮选秀前也是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宝,选秀后,一朝踏入皇家,她谨记母亲的教诲,敬重福晋,凡事谨小慎微,不出头,可谁曾想到她最终就败在了这份敬重和本分上。重回进府之初,名份已定,毫无选择的她再不想重蹈覆辙,既然敬重和本分得不到应有的待遇,那就索性做个恶人,快意恩仇。
  • 冷王盛宠:娇妃别离开冷王盛宠:娇妃别离开扶云游|古言发新书啦《四爷别撩:这个妖精爱打架》!求收藏,求评分啦!苏惜本来要投奔史上最著名四爷,谁知穿到了史上非著名四爷府里。这个穿越太扎心,提前投放三百年。卧槽,谁负责的出来咱们谈谈心!一次普通的拜见,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热闹的集市上,他不由分说抱起她,又跳又飞……月黑风高的客栈时,大半夜的又要抱……对不起,她也不客气,直接给了一闷棍!他虽气若游丝,还是由衷地说:“姑娘……干得漂亮!”他,威严冷峻强势的帝王,以为一切皆在掌握;她,貌美多才温婉的郡主,以为此生命运已经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