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冷宫弃妃作者:木子一九
人气(1)评论(0)字数(39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一面神秘铜镜将考古现场的她,离奇带回前世。未料刚到异世便惨遭屈辱的她,又在一场阴谋算计中被迫嫁与残冷无情的漠王,沦为他玩弄于掌心的棋子。大婚之夜,她被他弃于军中,受尽凌辱。为他解毒,她因他命悬一线,九死一生。他深仇似海,对她百般折磨。纷乱的情丝在彼此折磨与被折磨间纠缠不断,爱恨两痴狂……而当她背上的血色水滴渐渐引出一个个惊天的秘密,他和她前世今生的辗转情劫,又将何去何从?他只道,他恨她入骨,却在她将匕首刺入他胸口那一刻,温柔低喃,“我果真没有爱错。”她心字成灰决绝离去之时,铁血帝王,一夜白发……看这一场痴缠千年的旷世绝恋,可否许彼此一生君宠如山,妾意似水,白首不离分。

同类热门
  • 花千骨之千古奇缘花千骨之千古奇缘羽竹紫辰|古言重生后的她,担起了维护六界的使命。她的爱人,叫做白子画;她的女儿,叫做白未晞;她的姐妹,是神界公主和人界公主,伊诺、惟安、花千琳、花千穆。花千骨不再是一个单纯、孤独的小姑娘。她,是神界的长公主陆陌,是尊上夫人花千骨,是霓漫天的死对头,是何潇兰的好姐妹,是惟安、伊诺几百年前的姐姐,是糖宝的好娘亲……相信这一世,白子画不会再负她了。她希望她的孩子、她的妹妹,还有糖宝和她的所有亲人、朋友能够陪着她,不使她再一次感受到上一世那样的绝望……
  • 死神的契约新娘死神的契约新娘子非优柔|古言云瑶觉得自己的世界从那天起就开始疯了!抢运钞车,被警察枪击,灵魂离体,遇到了搞笑自恋的接引使者月华,从而被带进了是非的漩涡里。“做我的王妃,四十九日你得自由身。”一身黑衣、血色红眸、冷酷无情的冥王,只用一句话就迫使想要重生的她签订了幽冥契约,成了死神的鬼新娘。本以为一切都可以按着契约进行,可谁知阴谋才刚刚开始……云瑶、冥王妃、赝品、凤皇……她到底是谁?一个个陷阱,步步惊心,她何时才能重生,她只想回去!情景对白:云瑶:如果你爱我,请让我有路可退。式微:在我的生命里只许拥有,不许失去!西无间:我把刺种在了你的心里,戳伤的却是我全部的灵魂。月华: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取!
  • 误吻宸王,吃货萌妃要翻墙误吻宸王,吃货萌妃要翻墙司徒玥薇|古言刺客!刺客你个大头,见过貌美如花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做刺客的吗?等等,有些不对劲……不会撞了狗屎运穿越了吧!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王妃公主,她却要做冷冰冰变态王爷的丫鬟!居然把她当奴隶使唤,伺候人,不会。欺负她,死定了,她要吃穷小气王爷,变卖王府宝贝成私有物,火烧你王府,让那个小气又冷血王爷有家不能回!某王爷说:“薇薇,本王家底富的很,养你这样的米虫绰绰有余,你要败家可以,不许将自己给卖了。”顾薇薇说:“本小姐怎么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女,为什么要在你宸王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姐要出去闯荡江湖,再见,不用送我,也不要想我!”某王爷直接将顾薇薇塞进花轿,“生米煮成熟饭才是王道,你是本王的,跑不了。”
  • 爆笑冤家:薄情娘子痴情爷爆笑冤家:薄情娘子痴情爷桃子来了|古言还没开文呢,女猪便叫嚣道:“说我薄情?若我当真薄情还能被他搞定?桃子亲妈,你这样写真的好吗?”桃子亲妈一副语重心长,“虽然是你亲妈,但咱还得对得起观众。”说完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因为......真相只有一个!哈哈......”某爷出场,深深一鞠躬,“还是岳母大人高见,深知能修成正果,乃本少爷情深!”桃子亲妈无语扶额,“低调!低调!当心煮熟的鸭子也会飞!”某爷阴险又得意一笑,“飞不了!故事还未开始,此时不嚣张,更待何时?”“......”
  • 后宫琳妃传后宫琳妃传马小丁|古言金笼玉琼窗,斗拱九曲廊。一任珠帘卷,千里寒烟长。去岁今昔日,泪染作秋霜。楚有和氏璧,微瑕人彷徨。河山空旷远,帐幔玉生香。十年若一梦,往生茶意凉。彼岸魂魄在,夕颜掩尘芳。生我紫奥城,葬我朱锁墙。大周的紫奥城,刀光剑影,暗箭明枪,女人的后宫,素来不逊于前朝帝王将相的争斗。旖旎春光,处处充满了生存的危机,拿恩宠斗,拿子嗣斗,甚至赌上全族的性命,只为那至高无上的帝位。朱成璧,自从进入魏王府的开始,便注定要陷入争斗的漩涡,从魏王府,到紫奥城,如今,已有了十八年,隆庆十年之后,紫奥城进入了斗争的高潮。-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红尘曲红尘曲鑫爱诗|古言话说,有那么几个人,机缘巧合全都死了……然后这几个死人凑到了一起,很奇妙的魂穿或身穿到了女尊的异度空间。如果可以重来一生,你会怎样?虽然所处的世界有些不同,甚至可以说成完全相反,又会怎样过?那些精彩的或者平淡的,慵懒的或者勤奋的,快乐的或者悲伤的人和事……不管怎样,请来看看这些的故事。
  • 绝宠倾国妃绝宠倾国妃xili|古言她,北宫纯,现代的冷酷杀手,却穿越古代,成了北宫家的废材四小姐......
  • 妃我倾城之凤凰劫妃我倾城之凤凰劫袁紫|古言高中生的她,原本幸福地生活在父母身旁,却因为不合格的闫判,错勾了她的魂魄,又因为她曾说过的话,她的父母火化了她的肉身,她注定再也回不去了。借尸还魂的她来到陌生的国度,成了一个小乞丐,卖身青楼。一昔之间,有了父母、哥哥不说,还多了个贵为皇子的表哥。“我们是近亲,生孩子会痴呆的。”一句话拒绝了表哥的爱慕之情,却苦苦单恋着一座冰山。“哼,他越是跑,我就越要追。”“钰儿,跟我去沙歧吧,做我的皇后。”“钰儿,跟着你的心走,做你想做的吧。”君越痕、君越尘、千羽、凤栖梧……她和这些人注定纠缠不清了……
  • 木自成双木自成双北千漠|古言这,终究只是属于一个女人的故事,男人只是成长路上的风景:她女生男相,随遇而安擅长接受现实;他眉清目秀,温吞如玉却擅长纠结。两人成婚却相互并不纠缠,他心有他人又如何?她亦得到自己想要的闲适生活和一方碧水蓝天!本来注定各安天涯的两份爱,可是日子久了,她的心里有了他……
  • 医等邪妃医等邪妃蛮杏出墙来|古言一缕青烟幽魂,带着骨子里的冷傲的女医博士后重生异世。成为遭遇丈夫和小三设计玷污了清白并惨遭火刑搓骨扬灰的楚家嫡女楚青。大难不死还带着个父亲不祥的孩子她也没有那个多余的精力去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