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BOSS凶猛:我的爸爸是首席

作者:丧失的土豆
人气(0)评论(0)字数(83万)评分(0)收藏(0)完结

顾言峻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在三十六岁,烟酒与女人从来不缺,睥睨众生的时候,突然蹦出一个十八岁的女儿,复杂点说或许是两个……莫司逸在前女友为了梦想远走他国,当了八年兵之后以为已经与爱情无缘了,却没有想到一个突然闯入的小丫头却扰乱了他的心神……宁止景更是没有想到凄苦了十八年,麻雀变凤凰,找到了爸爸和老公,却摇身一变,成为人生赢家!开启外挂模式的人生本该是一帆风顺的,只是另一个人格的觉醒,总让事情一再失控……

最新章节

第270章 大结局(2020-02-16 16:35:32)

同类热门
  • 梦殇之沧海梦殇之沧海晴空知蓝|现言2365年,一个科技发展大跨越的时代,网游已经遍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从《生命》到《上苍》,再到《第二世界》的公测,网游俨然已经成为人类的第二世界。然而在游戏的背后,他们是一个世界的设计者,同时也是迷失在路途中的孤独行者。梦醒,一个陌生与未知的世界呈现在眼前。过去,现在,未来,三百五十年,眨眼已在身后。她是来自2015年的古武世家的少女,遇到了来自3020年的妖灵,时间与空间的变换,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面,又有多少孤独而又不被世人知道的存在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不管是真还是幻,是梦还是醒,就如余非琪所说,“南柯一梦也好,庄周梦蝶也好,不论留下多少足迹,至少我知道我在这个世界存在过!”
  • TFBOYS:微风轻轻TFBOYS:微风轻轻安若微凉|现言我,只是千万粉丝中的一个。你,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明星。而我唯一特别的是你的同学。在慵懒的午后,校园里的香樟树下,你总会躺在那午睡,我只会站在教学楼上偷偷的看你,如此小心翼翼,如此胆小,我有时会怨恨自己的胆小,为什么不能像别的女生一样大胆的去向你表白,告诉你我自己的想法。【独家/每周五更新,作者安若微凉】
  • 蚀骨缠爱999次:宝贝乖乖入怀蚀骨缠爱999次:宝贝乖乖入怀顾初夏|现言他不爱她,啊啊啊啊啊,她爱她,她不爱她。
  • 娱乐圈最后的病人娱乐圈最后的病人萧雪鱼11|现言前夫不行,小男友也不行,她大概是北京城里最衰的女人。前夫是大明星,小男友眼看着也从小明星变成了大明星,她真不知算幸,或不幸?
  • 总裁,别碰我妈咪!总裁,别碰我妈咪!乔茉児|现言“大宝,这个男人,说要追我们妈咪!”大宝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张照片!“不够帅!你去解决!”大宝把手里的照片丢进了一边的垃圾筒里。“好的!”小宝接到命令,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大宝,这个男人,说是我们的爹地!”小宝指着被自己带回来的男人。事情从这个男人出现之后发生了。
  • 娇妻晚成娇妻晚成楼九重|现言他早就把她当作了自己的宝,自己的妻。他想要把她好好珍藏,倾尽所有给她极致的宠爱。他一直在等她长大,只要她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说什么他也要领她去民政局。可是为什么,他出国留学4年,回国后却得知她爱上了别人的消息?他挣扎,他痛苦,他失望,想尽一切办法要把她留住,想要从那个男人的身边把她夺回来,结果却是将她推得越来越远。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扭转了这一不堪的局面,却是为此后留下了重重阴霾……【不定时更新,读者慎入】
  • 劈破荆棘劈破荆棘幻飞遥冰|现言从她选择这条路的开始,蓝颖冰就已经知道这条路上充满荆棘,可是即使因为走在这条路上使她遍满伤痕,留下无数的眼泪,她也从不曾后悔,自己曾经的选择。事实也证明了这一切,因为在最后的最后,她最终看到了————那些荆棘背后的宝藏。在经历了那么多的无数之后,她也终于懂得什么才是最重,什么应该珍惜。
  • 99朵血罂粟:恶魔千金归来99朵血罂粟:恶魔千金归来童梓彤|现言她是万人瞩目的名门千金,拥有万人之上的显赫家室,千金的优点她全有,千金的缺点绝对找不出一个,她不耍心机,不傲娇,不高调,甚至不露面,却在家这个原本应该满是亲情的地方,被人算计了十年。他是大名鼎鼎的霸道总裁,却只在她面前温柔如水,宠她入骨,爱她如命。八年复仇,终于把仇人全部赶出了她家,99朵血罂粟从天而降,她站在门口看着落魄的他们,冷笑一声:“爸爸,女儿回来了,你该滚蛋了!别污染了这个美好的地方!”
  • 暂停暂停思然乐乐|现言在S市,卓家可是一个大门大户,什么行业利润丰厚,什么行业回报快又多,他就伸展到哪个行业。从成立至今,分公司遍及世界各个角落,上至政要,下至一些名人,演员无不想跟卓氏扯上关系。哪怕是扯上一点点边角,前者可以为他的政途添上辉煌的一笔,后者则可以捞大把的金钱。
  • 莫愁莫愁关就|现言有些人没办法不爱,有些人没办法不恨。16岁,在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已经没有一盏灯是为我而亮。17岁,我第一次发现人性如此黑暗,我开始排斥学校,甚至害怕被报复。一夜长大。18岁,师兄,很多人喜欢你,但是没有人像我一样,想和你永远在一起。19岁,那些我偷望过的人,都不曾为我停驻,我曾经苦苦等待谁的回眸,可是,总是空欢喜一场。20岁,这一年的悲伤,已经汇成河水,淹没了我所有对于幸福的遐想。